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魅力铅山 > 魅力铅山 > 怡游铅山

铅山风情四十六:章岩月朗中天镜

发布时间:2019-07-11 10:31来源: 铅山县文联编辑:丁智 视力保护色:
打印字号:  

用“章岩月朗中天镜”形容章岩的风情,是目前我所知最具神采的诗句。作为开康乾盛世的康熙皇帝书写这样华彩的句子表达章岩的韵致,暗喻朱子的学说,光照万古、浩荡长空,足可说明,章岩以及朱子在盛世明君心中的地位。康熙一词的本意也有光明、祥和之意。隔着千山万水,写着章岩月朗中天镜,石井波分太极泉,爱新觉罗·玄烨的心也许是月照清泉,银耀长天。 据《罗石李氏》宗谱所载,朱子章岩讲学与李氏先祖文卿公有关。文卿公性淡操洁,一日在家抚琴,朱子路过村庄,闻琴有泉响深谷之境,而拜访。文卿公闻朱子来,率众相迎,二人相谈甚欢,之后相携章岩,题诗于壁。朱子在章岩讲学,题“宣梵院”匾,并写“琴书楼”赠文卿公。李氏“琴书楼”匾惜毁于战乱,章岩的“宣梵院”石刻于**被凿毁,只余凿痕依稀可辩。 根据《铅书》所载:宣梵院,县西北四十里。唐昭宗乾宁元年(894元)“甘福院”,治平二年(1065)改赐。可知,章岩寺至少在唐代就以地方名胜存在了。在沿江列阵的九狮群峰中,章岩是最卓然不群的一座狮山。她昂首于信江之畔,守着铅山的西大门,她的身后是龙门第一关。最奇特的是其整座山中空,岩洞半圆,如狮张嘴向天长啸,声闻于天。当地人俗称:张岩。山形上圆下方,似半个圭又酷似玉璋竖立群山。所以又称:璋岩。山为丹霞红石。正如《周礼·大宗伯》所记:以赤璋礼南方。 铅山地属扬洲之南境,当为南方,章岩有向天传颂之姿,有赤红之色有玉璋之形。宛如铅境天造地设祀南方之礼器。章岩颂德,目前所知首篇是淳熙癸卯(1183)上元日即元宵日刻石,赞知县黄永存(籍贯郡武)、王九龄(籍贯毗陵)二人:“旧宰铅山,催科不扰,财赋自办。”有惠民之举。之后三十年有五任县令更张善政,使民疾苦。至县令胡季修:“恺悌慈祥,务在宽恤。循黄、王之规,革积年之弊。”纪石三位县令功德的是一位户长,职务如几十年前负责督催赋税的“乡干部”。他希望三人的功德与石永存。之后被纪刻于石的县令还有赵伯麟、赵崇栗(惟斋)、章谦享(1228—1233年任铅山县令)。其中,犹以章谦享以备战、安民、爱民、戢史、兴学、礼贤、救荒、减赋可记尚多。铅山人称其:生佛。铅山群贤堂是章谦享任县令时所定,祀铅山乡贤十六人。他应没有预计到自己也被作乡贤纪石于章岩之上,晖映万年。除县令外,提点刑狱,德著民心摩于章岩山石之上的,开禧年间有李珏、绍定有袁甫,淳祐年有蔡抗。蔡搞建阳人,心濂溪之心,学考亭之学。所以能讲道鹅湖,续四先生之遗响。南宋淳祐十年(1250),江西提刑蔡抗清于朝,朝廷将“四贤祠”赐名为“文宗书院”。一个民间兼带办学的“祠堂”得到朝廷的认可,一举成为天下闻名的书院。 章岩颂德还有下篇,我觉得我们应该记住他们的名字,因为,他们都与铅山大地民众的幸福有关。长沙王吴芮、会稽都尉任廷、豫章太守华歆、郡乡侯钟离牧、信州刺史孙成、裴倩、肖定,县令蒋钦、苏坚、蒋亿、林兴祖、袁泰、孙珏、姬鲲、郑庸、张呙、杜民表、黄中、陈映,还有县尉陈居仁、马子严。公道自在人心,他们或能御大难、或能捍大灾、或能雪冤情、或能革故鼎新。他们的名字如章岩的星月一样灿烂,照闪铅山大地,让铅山没世不忘。 正因章岩有民心所向之标杆,又有率九狮沿江列阵之雄奇,更兼幽玄之奇特,所以历代过往的文人、士宦争相拜谒。宋有朱子题匾作诗,明有夏言、费宏二位宰相相携同游,历代文人雅士寻幽访圣,慕古追贤,络绎不绝。 在先贤的诗文中,我们可知章岩曾作为书院存在过。朱子章岩讲学,可以证明,此处当时应有人在此办学,所以才有朱子讲学之说。在张祜《同夏言费宏游》一首中,有诗:“重髫曾记读书游,皓首翻疑虎穴投”之句,可知这位张祜先生少时曾在章岩读书。章岩附近有沙坂张氏与汭川(汭口)张氏,皆为五代安西将军、忠定侯张崇之后。历代铅山县志收禄了张祜多首诗,但未在《汭川张氏》族谱中,未发现其人。我一直认为他也许就是布政公张祐。因为他家与明代费宏家族是联姻关系,费宏是他的表哥,也许在修志书时因避讳或笔误,将张祐写成了张祜。在费元禄的《游章岩记》中,则有明确记载:“登章岩右一室,则行脚僧结茅其上及先辈读书处也。”从此句可知,费氏的先辈也曾在章岩读书,是在章岩右边那半山腰的小室。古代,为了学子能安心向学,找僻静寺庙静心苦读是常见的手法。可谓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据闻,清嘉庆十九年(1814),刘式典、陈世业两人捐款,在章岩寺建“文公讲所”又称“文公书院”。可见章岩寺一直以来是诗书相伴,梵音相随。所以朱熹在章岩写下:“破屋僧常住,高轩客屡经”以及“老僧常闭户,客人且征衫”之句,朱熹在章岩题写“宣梵院”三个字时,本义已难考证,但从“梵”字字义日常所指,应与僧寺有关。 县尉马子严诗句:行路不堪秋后暑,禅床聊偕午时眠。山僧为我敲茶臼,相对炉香起暮烟。以及章谦享所诗:杰石何空洞,中藏一寺幽。可知,章岩是以寺相著。

至于到明代张祜诗:旧题过客仍舟壁,破衲怜僧已白头。可知,寺一直在那儿。到费元禄的《游章岩记》就记录更加详细了:外辟一沙门,中具广刹,左为钟楼……后为僧房五间,香积一所。

章岩寺,何时建寺,据铅山县统战部退休班干部宁明伦主任提供的资料,章岩寺始建于南唐保大元年(943),北宋初年,有高僧云游至此,见山洞天生奇异,实属古刹宝地,因而扩寺立院,定名“宣梵院”。这与《铅书》所载的唐昭宗乾宁元年(894年)“甘福院”的时间相差并不远。 历史的风云来来往往,章岩寺也如摩岩上的文字被风雨揣摩模糊不清,而让后人猜测纷纭。有人言灵宝天尊在此修道,更有大义禅师在此坐禅,还有号称“活神仙”的章氏在此行医。以及还有个叫慧明的大师,丁洪(明杭洲知府)因而儿子生病受其点化,而有感献佛灯之形,有了铅山美食灯盏粿的来源。 在这些近乎传说的故事中,我仅知道章岩寺存世已经千余年了,是僧佛所居之地,也是先贤大德心系之所。那些摩崖上的名字,站在山顶,一声呐喊,就仿佛可以呼唤出铅山幸福的霞光。 据传,章岩古寺是抗战时被炸毁的。第三战区在此设立**仓库,因日本兵逼近,部队张慌撤离,有小偷进入,不幸点燃**。千年古寺虽毁,但那“钟鸣千谷应”的声响却将日本兵吓退了。有江西的四大名镇美誉的河口镇得已保全。此中的烟雾疑云若再猜度,也许可以成全一部引人入胜的官场小说。 没有疑云的是七十年代,章岩寺曾作为县副食品公司的食盐仓库存在近二十年,至1996年。之后,有人在此养鸡、养猪、办厂机米,均以亏本告终。 妙禅与师父慧曌是1999年来到章岩寺的,近二十年的岁月,在众信士的相助下,章岩又恢复昔日的名响。听闻妙禅与师曌一个是黑龙江一个是广丰人氏,不知是什么机缘与章岩相遇。 我觉得她们能与章岩相遇,在红尘之外彼此都应有会心的一笑。在每年的中秋之夜,章岩寺都举行拜月供灯活动,以祈大众合家团圆、身体安康、福慧圆满、六时吉祥。 戊戍之中秋,章岩寺举办供灯、拜月仪轨暨三慧堂禅茶、吟唱活动。 在费元禄所载的先辈读书处,我看到圆月从东山升起,在翠竹摇风间,一缕白云如丝如带,天空明静,大地祥光。拜月所奏之音涤澄万虑,清风所送月光湖山寂寂。突然想到陶鹤鸣写章岩的一首诗,有二句:梵音云外落,月影洞中留。 也许,这是目前写章岩最美的诗句。

章岩之月,翠竹摇风。

章岩之月,天地寂寂。

《罗石李氏谱》所图:章岩讲学。

谱所载文卿公与朱子相遇。

朱子之像。

在月光下,感受月的光辉照耀。

心中有光,心会明亮。

只有在这样的夜晚,我们才能将祈福放在莲花之上光亮。

我可以成为一枚花瓣,一枚光亮的温暖,心中的人,天涯海角也编织了我的目光。

我小心翼翼,尘世中许多的美丽都需要这种姿态。

莲花,以最洁净姿势面对月光。

虔诚,在清风里,我也护之无尘。

我用洁净的双手呼唤,月光的种子。在指尖成长。

我举过头顶的,是我心中的向往。她在天空,月光会将她点燃。

让月光照进茶里。让禅心兰一样开。

我一直用这种姿态面对茶以及一切美好。

今天,我们内心光明。

让我们坐在月光下,让茶香也停下来,在你的壶中我的杯中,一片冰心。

让光明传递,如春风吹拂,如月亮澄空。

今夜,我们用月光一样的声音吟唱。温暖与爱在山谷回响。

让我在月光下舒展自己,自由地如月旁的一缕白云。

梦被月光点燃。有五彩缤纷的幸福。

月光在黑夜里孤独将你观注。这如母亲。

(图:陈广兴、夏田辉)作者:丁智,铅山县文联主席,江西省作协、书协会员。若对本文有补充与建议告之本人

浏览量: